有人说“所有的口吃者在现实里面都是‘废人’”,这话听起来不好听,但也确实说到了这个群体所面临的现状:因为口吃而屡屡碰壁,因为惨遭打击而加深了口吃。一时间,口吃者面临了一个无解的死循环,而想要打开这个死循环的办法只有一个,没错,就是口吃矫正。

心理学上有一个著名的效应叫做“习得性无助效应”,指的是人在遭受多次打击后容易丧失对事物本身的兴趣。恰好,在口吃群体当中我们也能看到这样的表现:他们很想努力、正常地说话,但周围的亲人、朋友,甚至于环境都在打击他们,于是日复一日,他们选择了沉默,放弃了语言恢复的希望。

2015年爱尔兰高威电影节曾上映过一部名为《口吃》的影片,讲述了主角格林伍德从沉默,装作聋哑人的生活中走出来,勇敢面对爱情的故事。影片中的格林伍德是一个在网络上幽默风趣的男人,但在现实里面,他不敢与人交谈,社恐到了极点,他甚至将自己装扮成了一个聋哑人以此来逃避说话。

害怕社交、恐惧社交是很多青少年、成人口吃者所集中表现出来的一个特质,他们小心翼翼地开口,宛若蜗牛伸出触角般试探着这个对他们而言熟悉且陌生的世界。但不管对方递来的是善意还是恶意,他们都会迅速收回自己的“触角”,而后把自己缩在壳里面,不允许任何人接近。

口吃人群不愿意和别人沟通吗?当然不是,如果他们不愿意和人沟通,也就不会选择上网用文字来进行交流了。只是他们担心自己一开口,就会看见对方脸上无法掩饰的失望。

去年,天津中心就来过一个叫作媛媛的女生,高考刚结束她就一个人偷偷来到了我们机构,咨询中她说自己非常担心和别人说话,活脱脱一个社恐重度患者。但谁也没想到,半年后再来的时候,她却成为“社交牛逼症”的代表。

寒假的时候,那个叫媛媛的女孩子又来了一次。与夏天不一样,这时候的媛媛整个人变得非常自信,而且还在学校里参加了社团,担任了一些活动的主持。原先那个戴着口罩不敢说话的女孩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神采飞扬、自信满满的女生。

口吃结巴留给大众的印象大多是磕巴、中断、不够流畅的表达,比如连发型口吃的孩子刚开口就“我,我,我……”。孩子自己说得难受,别人听的时候心里也不舒服。口吃矫正的意义就在这里,它能够在干预的过程中改变孩子容易卡顿的语言状态,保证孩子的语音清晰度和准确度达到一个同龄人的正常范围。

语言病理学家理查德说,悲伤的情绪让口吃者陷入泥沼,令他们无法融入正常人的生活。消极、悲观、自卑的心理情绪蔓延,不仅让口吃者无法正视自己的语言状态,而且还容易造成其他方面的问题,比如学习效率下降、生活困顿等。但口吃的出现,让悲观的心理状态消失,让口吃者成为一个平和、自信的人。

假如儿童长期处于恐惧、悲观的情绪当中,极容易造成孩子性格发育的失衡。口吃儿童就是如此,而且因为语言问题的存在,他们的性格更容易趋向极端,比如过于暴躁,动辄踢门砸门、大喊大叫等。因此,在口吃矫正时,矫正师会特意关注口吃儿童的性格,避免影响到矫正效果。

一般来说,各类口吃矫正年龄在3-30岁之间,超过三十岁,即便矫正欲望特别强烈,一般也不建议接受矫正。因为此时语言习惯和发音习惯已经定型,语言状态也已经形成了定势,矫正的效果恐怕也比不上三十岁前。

口吃矫正有这么一句话:越早矫正效果越好,年龄越小反弹复发的可能性就越低。其实每个人都可能发生口吃,但每个人的性格、心理状态、语言环境、语言能力等方面各不相同,所以口吃的发生率也有高有低。

心理暗示、语言模仿、压力过大、父母打断次数过多等都是导致孩子口吃出现的主要原因,这其中父母扮演的角色非同一般,所以你们得先背上孩子口吃这个锅。

但也不必担心,咱们只要沿着这条路径:确定孩子真性口吃—确定口吃类型—评测孩子真实语言情况、性格和心理状态—口吃矫正—公开考试,孩子的语言一定没有问题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