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你想写一个剧本时,你听到的建议通常都是多看电影,但这其实并不适用于短片。

这个说法是完全错误的,短片完全可以容纳深刻跌宕的故事,只要你足够关注基本的故事元素。

很多编剧以为他们必须跳过所有铺垫,因为整个剧本只能有几页长,这也不是真的。

铺垫永远是必要的,哪怕是从故事的中间讲起,观众仍然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,人物是谁,以及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。

即使在短片中,故事依然是核心元素。如果故事不足以吸引人,画面再美观众也会感到无聊。

下面我们来看看《口吃》这部短片,不是解析它为什么成功,而是将它从零开始重新建构,就像在创作短片时做的那样。

但这不是创作故事或短片的唯一方法,具体情况具体分析,这不是通用公式,只是对于故事成功因素的探究。

灵感可以是任何事物,可以是一场戏,一个人物,一句台词,一个概念,或是一个你想探究的哲学思考。

这是一个很好的起点,现在我们有了一个概念,虽然我们还没有故事,但想法的起点已经有了。

和长片故事一样,短片也需要内心、道德或精神的冲突,这是观众爱上角色的原因。

不是他们解决问题的能力,也不是他们处于危险之中,而是他们的信念以及基于信念的行动,这才是让观众产生共鸣的地方。

你永远应该先从主角开始建立,主角是你故事的核心。你的故事里可能有很多角色,但推动故事发展的角色多数时候只有一个。

格林伍德的口吃是一个外在的问题,但这不是故事的冲突所在,格林伍德还需要一些内在的信念,他对口吃的什么想法拖累了他的生活?

格林伍德渴望恋爱,这算个开始,但我们再挖深一点,格林伍德想要一段深刻亲密的恋情,这是一种很强的欲望,知道他想要什么之后,我们就可以讨论他的信念了。

我们的角色现在有了欲望,也有了外部障碍,我们可以在这两者基础之上建立格林伍德的内在信念以及内在冲突。

格林伍德相信他的口吃让他没办法与他人进行深刻的交流,他觉得自己已经脱离了这个世界,他的口吃永远会拖累自己,他沉湎在自我否定中。

现在我们的故事有了主角,也有了中心思想,每个跌宕的故事都是一个与外在世界有冲突的角色,同时还要处理自己的内在冲突。

这是一个爱情故事,格林伍德想要一段深刻亲密的恋情,所以他需要一个伴侣,这就引出了艾莉。

艾莉是格林伍德的爱恋对象,但她不能只是一个爱恋对象,因为故事的核心不在爱情,艾莉扁平的爱人角色也会让故事扁平,因为这样她就不会参与到格林伍德的内心冲突中,她的信念需要与格林伍德的信念相反。

艾莉坦然接受自己,开朗且诚实,也不沉湎于自我否定,这些是格林伍德必须接受的信念,两人的信念就形成了冲突。

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们就需要艾莉接受这些信念的证据,艾莉也需要一个和格林伍德类似的外在问题。

格林伍德的生命中有一个无条件接受并爱他的人,这就是父亲加强内心冲突的形式。

所以现在我们有了概念、内心冲突以及角色,现在我们需要思考故事如何结构才能有趣地、戏剧性地向主角施压。

短片剧本并不比长片剧本难写,有些人感到困惑是因为他们总是试着把长片结构运用在短片上。

作为一个编剧,你应该聚焦于故事的基本元素上,所以我想将丹·哈蒙的环形叙事法则用在这个短片上。

环形叙事是一个很好用的工具,因为它不限制特定时长,它不要求故事在某个时间点达到某个环节,而是聚焦于叙事的基本元素。

第1点&第2点:格林伍德患有口吃的人,而他的欲望是一段深刻亲密的恋情,他的障碍是他对于自己口吃的执念。

短片的设定是格林伍德和艾莉已经在线个月,而现在艾莉到了伦敦,她想见面,这就是一个很理想的陌生环境。

格林伍德想要达成欲望就得直面自己的信念,这就是个完美的两难冲突,格林伍德该怎么办?

起初他选择逃避,他想去约会,但不想暴露自己口吃的真相,他想要建立联系,但感到完全被束缚住了。

格林伍德同意见面,这确实是他想要的,不管他有多害怕,他的欲望是真切的,所以他决定冒险。

好故事的一个特点就是角色的行动必须受到挑战,角色对于欲望的追求必须让他们付出代价,这样才能加强冲突,推进故事前进。

艾莉同意见面,因为这是她的信念,她已经接受自己,不恐惧社交。但既然艾莉已经同意见面,格林伍德的必须推倒自己的心墙,他再也无法逃避。

这是很多人困惑的地方,他们不明白返回舒适区到底意味着什么,有时可能就是字面意思,返回某个地方,有时则是回到冲突出现前的平衡。

格林伍德必须去见艾莉,这是对他信念最大的挑战,如果失败,他将会退回到他最原始的信念中,但如果成功,他就有可能焕然一新。

如果我们的目标是尽可能强的戏剧性,那就得降低格林伍德成功的可能性,当他最终成功时,观众就会如释重负,感到宣泄。不光是因为成功的约会,而是开朗、自我接受、甘冒风险的信念会被故事认可。

我们现在开始构思结局,还记得我们一开始构建艾莉这个角色吗?我们还没有确定她通过自己的信念已经克服的外部障碍。

那我们现在就来想这个,当格林伍德去赴约时,他需要发现艾莉也有着自己的问题,但已经学会接受自己,坦然面对世界,并且因为这是一个爱情故事,我们需要结局产生共鸣。

艾莉的外部问题需要与格林伍德的外部问题互补,就好像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既然格林伍德无法开口,那我们就让艾莉无法聆听。

诚实以及敢于冒险帮到了他,他会接受艾莉,艾莉也会接受他,格林伍德的信念改变了。

现在有了故事的核心部分,之后所有的东西都会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,因为现在已经具备了戏剧性叙事的所有核心元素。

但实际构思时要比这个混乱的多,故事也会更改很多稿,但是这个框架能够在你实际构思故事核心时帮到你。

我们看到的第一幕是一个口吃的男人挣扎着讲电线秒过后,我们已经知道主角是谁,他的名字以及他的外部问题,由此可以推断出他的内心问题与口吃有关。

当看到格林伍德在学习手语,这一步表明了口吃是他最想克服的障碍。这同时也是他角色的一部分,同时也为结尾他与艾莉见面下了伏笔。

到了一分钟时,我们看到格林伍德接到一个公司的电话留言,很多人觉得再容易不过的事情,格林伍德觉得非常困难,他的口吃不停的困扰着他。

格林伍德与艾莉聊天不光是因为格林伍德渴望爱情,这样可以达成两件事:展示格林伍德和艾莉长达6个月的线上关系,以及格林伍德想在现实中和这个女孩在一起。

下一场戏介绍了格林伍德是一个印刷技师,这一点核心故事没有增添也没有减少什么,更多是一个视觉风格上的选择。

然后就到了“快速推论”这场戏,短片中还有几个这样的桥段,这些桥段就是编剧用来塑造整个短片气氛的。

格林伍德向父亲说了一句有趣的名言,格林伍德说完后父亲的反应说明了很多这个角色的身份。

他对格林伍德很包容,对于格林伍德的口吃既不批评也不生气,完全接受他,这是一个非常内在的角色。

同样表明了格林伍德父亲的认可对他是不够的,格林伍德必须学会接受自己,这也是观众第一次见到格林伍德说完一个完整的句子。

当格林伍德读到这条信息,他害怕了,而观众会为他感到害怕观众害怕的并不是他在约会中会说不出话来,而是女孩会因为他的口吃而离开他。

这两者的区别很大,前者纯粹是在描述外部危机,后者是格林伍德和观众的信念。

这个区别至关重要,不明白这一点就没有人会在乎你的故事,没有人在乎纯粹的外部危机,观众只关心角色内心的冲突。

在这场戏中,父亲正在与开头的电话公司打电话,这加强了格林伍德的羞耻感,他连基本的生活都无法自理,还怎么维持一段健康的恋情?

但之后格林伍德做出了决定,他决定与艾莉见面,他飞快的写完信息,按下了发送,这是他向达成欲望迈出的最大的一步。

短片进行到第8分钟,格林伍德想要调解一对情侣之间激烈的吵架,但却被那男人打了一顿,这又表明了他的口吃在各个方面都在拖累他。

然后格林伍德将“快速推论”用在自己身上,这场戏中他说出了整部短片的核心冲突:“1226号快速推论,孤僻的印刷技师,没人在乎的透明人,社交水平与婴儿相当,极其擅长自我否定。”

然后艾莉终于回应,她依然想与格林伍德见面,这既是格林伍德想要的,也是他最害怕的。

格林伍德还依恋他老旧的信念,他仍然在想办法用谎言来蒙混过关,随着格林伍德接近约会地点,冲突也渐渐加强。

然后就是高潮,艾莉双耳失聪,不光是为了转折而转折,这个转折对于短片的核心冲突有重要影响,这样的转折才有力。

格林伍德的外在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,他完全可以对艾莉坦白自己的口吃,她会完全接受他,他也会接受她。

有时这种冲突显得很强,比如处理一对情侣的吵架,有时冲突会感觉很小,比如格林伍德一个人坐着沉思。

这是一部伟大的短片,它拥有强大的内心冲突、优秀的结构,还有一个完美的结局。

尽管这只是一个案例分析,同样的想法还适用于很多不同类型的短片,希望你可以理解这些工具适用于各种的类型,各样的长度,通过理解叙事的核心元素,你也可以写出强有力叙事的短片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